提供一个温馨_打造资讯权威的门户

「住院照顾共聘模式」四大优点:让一人住院、全家跳脚窘境不再上

时间:2020-06-11  作者:

Gerry刚从海外出差返台,老父亲就紧急住院,Gerry请假与母亲轮流陪病。母亲值日班,Gerry值夜班。

或许是出差奔波的辛劳,加上陪病的压力,Gerry的免疫力下降,潜伏在体内的病毒开始肆虐,脸上冒出一颗颗的水疱,陪病期间跑了好几科的诊间后,才确诊罹患「带状疱疹」。

Gerry的太太Annie想要帮先生分劳,「但实在是不方便」,Annie无奈的表示。因为公公住院前就容易失禁,住院后又接了引流管与点滴,根本来不及跑厕所,必须包上尿布,就算儿媳愿意帮公公把屎把尿,公公也无法接受。

Gerry最后决定自费找看护,Gerry父亲的隔壁床,就是由一位台籍看护随侍在侧,儿女只要下班后过来探视一下就好。

但是这位隔壁床的老父亲中风,手术后已经快一个月了,仍然没有恢复意识。不算病房费与其他费用,光是一个月的看护费用就多达六万多元,看着始终没张开眼睛的老父亲,儿女们也开始担心日趋沉重的经济压力。

这种「一人住院、全家跳脚」的真实场景,每天都在很多病房里上演。因为大多数的医院并未实施「全责照护」(又称为「友善照护」,也就是由医院直聘或委外的照顾服务员〔简称照服员〕担任看护,可以大幅减轻家属的体力与经济负担,也能帮辛苦的护理人员分劳),住院病人不是靠亲属陪病,就是要自掏腰包聘僱看护。

目前一对一的台籍看护行情,全日薪通常超过2,000元,长期住院的负担沉重。随着人口少子化及高龄化,如果住院时无人力陪病,又没钱聘请看护,病人就会成为「住院孤儿」。

「全责照护」模式源起于美国,卫政单位早在2006年就已开始推动试办, 2018年1月进行「住院友善照护医院」认证;2018年6月间,卫福部还举办了颁奖典礼,表扬通过评核的医院。

但是我仔细阅读过这则表扬新闻后发现,全国500多家医院,只有34家医院通过评核。不到7%的医院,提供符合品质规範的「住院友善照护医院」服务。

既然这是一个值得表扬的照护模式,为何有实施且通过评核的医院比例如此低?只靠一个表扬大会,能够鼓励医院参与吗?这种照护模式有哪些优点?

我抱着一肚子的疑问,想要请教有通过评核的医院第一线人员,因此专访天主教耕莘医院获认证「住院友善照护医院」的4A病房护理长汪文华,她也曾获得过新北市政府颁发的护理贡献奖。

汪文华表示,天主教耕莘医院所在的新店一带,有很多的长照机构,这些长照机构的住民长者,住院频率较高,因此天主教耕莘医院在2011年间开始推动「住院照顾共聘模式」,目前也仅针对有签约的51家长照机构,提供照护服务。

也就是说,这些原本住在长照机构的长者,不管是透过门诊、或是急诊而来,当有住院需求时,就能直接住进有提供共聘看护模式的4A病房专区。

「住院照顾共聘模式」四大优点:让一人住院、全家跳脚窘境不再上Photo Credit: maxlkt@Pixabay CC0 Creative Commons

由于来自长照机构的长者,绝大多数是重度失能卧床,且是多重疾病在身,属于最难照护的族群,因此天主教耕莘医院的运作经验,具有宝贵的参考价值。

要实施「住院友善照护——住院照顾共聘模式」的医院,最大的挑战就是照服员的人力,医院可以有两种选择:自聘与委外,耕莘医院选择与民间照顾人力单位合作,由民间单位派遣照服员到病房值班。

日间班的照服员与病人比例是1:3~4,夜间班是1:4~6。若以三人房为例,白天大致是一位照服员看护一间病房,晚上则是一位照服员看护二间病房。

与汪护理长的深度访谈后发现,如果与一对一的照服员,或是家属自己上阵的照护模式相较,一对多的「住院照顾共聘模式」,至少有四大优点。

优点一:家属负担较轻

前述一对一的全日薪行情目前是2,000~2,200元,耕莘医院等于是三床共聘一位看护,家属每日只要负担1,200元,负担立即减半。

优点二:病人获得更专业的照护

照护卧床的病人,不只是餵饭、送水、换尿片就好,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家属,往往会帮倒忙。如果自聘一对一的照服员,看护品质也难以管控。

但是有通过评核的「住院友善照护医院」,照服员除了要有专业证照,还要接受院方提供的8小时专业课程,譬如急救、避免感染、消防演习等。年度还需考核技术与知识,譬如翻身、洗澡、抱卧下床等。

耕莘医院每月还会与民间派遣单位进行行政会议,检讨各床病人照护时的状况。照服员也要接受各种严谨表单的管控,譬如「照顾流程表」、「住院病人每日身体照顾纪录表」、「生活照顾品质考核表」等。

譬如「鼻胃管有滑脱、消化不良、咖啡色液体…等,应向护理人员报告」;「心脏病、肾脏病、尿毒症等限水病人,需注意每日输出入量限制」,这些都不是大外行的家属们会注意到的。

由于「住院友善照护医院」聘僱的照服员们,有被评鉴的压力,在团体中也更容易产生荣誉心或责任心,自然会反映在更好的照护品质。病人出院后,汪文华还会去电机构进行追蹤,以「14天内再返院比例」的指标来看,也较同区域医院来得低。

优点三:病人获得更专注的照护

一对一的照护,乍听之下,病人独享照护人力,应该是「备受呵护」。但是仔细想想,不管是家人、或是照服员,身体都不是铁打的,都有正常的睡眠需求。

「住院友善照护——住院照顾共聘模式」虽然是一对多模式,但因为是两班制,日班与夜班是由不同的照服员当班,因此可以获得更专注的服务。

优点四:病人拥有熟悉感与安全感

耕莘医院新店院区的4A病房,就是「住院友善照护——住院照顾共聘模式」的专属病房。长者晚年住院频率升高,如果能住进同一病房,接受熟悉面孔的照护,也有助于降低住院时的不安心理。

由于「住院照顾共聘模式」模式利大于弊,很多非机构的病人家属也纷纷询问。但目前耕莘医院新店院区A4病房的21床,佔床率已达9成以上,因此无法向非机构的病人开放。

汪文华表示,服务量能难以再扩大的关键是,「派遣单位无法再派出更多人手」。果然还是应证长照未来的两大困境:缺钱与缺人,后者更甚于前者。

从耕莘医院的推动经验中,我特别思考的是,耕莘医院能、为何大多数医院不能?或是不愿?除了营利考量外,院方必须扛起更多沟通协调的责任,应该也是主因。

以耕莘医院为例,医院不经手照服员的服务费,家属是直接缴给派遣单位。医院虽然不经手金流,但是当照护时发生任何问题,医院仍然要居间沟通与协调,医院等于要扮演长照机构、病人家属、与人力派遣单位三方之间的桥樑。

如果是住进没有「住院友善照护医院」,家属必须自己找看护。当有照护方面的问题时,医院不用涉入调处,权责相较单纯,院方推动的意愿自然不高。

访谈之后,我的感想是,如果「住院友善照护——住院照顾共聘模式」是一个值得推广的模式,就不能只靠一场表扬典礼、一纸奖状,或是编製一本「友善照护模式指引」就好。

卫福部应更积极的提供奖励金,或是把有无推动符合规範的「住院友善照护」列入医院评鉴加分项目,或许才能发挥更大的诱因。

在高龄化与少子化的趋势下,只能期待儿女当「守护」,而不是当「看护」。如果要避免「一人住院、全家跳脚」的窘境,未来当有住院需求时,最好还是优先找有实施「住院友善照护」且有通过评核的医院吧。

通过「卫生福利部推动住院友善照护模式」审查名单

「住院照顾共聘模式」四大优点:让一人住院、全家跳脚窘境不再上「住院照顾共聘模式」四大优点:让一人住院、全家跳脚窘境不再上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