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供一个温馨_打造资讯权威的门户

关于张爱玲的一切,都是进行式

时间:2020-06-18  作者:

关于张爱玲的一切,都是进行式

「那时我们像影集《CSI》一样,戴着手套挑衣服;」张曼娟说,「然后和设计师在电脑上模拟搭配,光是挑衣服和搭配就花了一个礼拜。」

2016 台北国际书展里最特殊的,约莫是「张爱玲特展:爱玲进行式」的展区。负责策展的作家张曼娟,从张爱玲知名的极短篇〈爱〉当中汲取灵感,作为这次特展的主题。〈爱〉由第一句是「这是真的」,到最后一句「惟有轻轻地问一声:『噢,你也在这里吗?』」结束,全文仅仅数百字,却带出无穷余韵。

除了特展之外,书展当中还有一系列的相关讲座,第一场「张爱玲在台湾」由张爱玲的遗产执行人宋以朗、出版张爱玲作品的皇冠文化发行人平云,以及策展人张曼娟进行对谈。

「2009 年的时候,香港书展其实也办过张爱玲的展,」来自香港的宋以朗说,「因为张爱玲的衣物大多在台湾,由皇冠出版社保管,所以香港那时展出的大多是手稿,衣服只有两件;她的遗作《小团圆》手稿也在台湾,那时我们不想冒险把它送到香港,所以只展出了拷贝。而这回在台北的特展,不但有较多衣物,《小团圆》的手稿也是真蹟。」

为了展出张爱玲的衣饰,张曼娟委实花了不少工夫,但也因此窥得了张爱玲比较不为人知的一面。「比如说她有蛙镜。」张曼娟笑着说,「大家可能从没想过,女神般的张爱玲也是会换上泳装、去游泳运动的。」

宋以朗的双亲宋淇夫妇与张爱玲私交甚笃,张爱玲在美国过世后,指定他们为遗产执行人,于是他们收到从美国寄来的衣物及手稿,后来移交到宋以朗手上。「1962 年的时候,张爱玲从美国到香港写剧本,她在香港租的房子租约到期、但还没完成工作离开香港之前,曾经在我家暂住了两个礼拜。」宋以朗回忆,「那时我对她的印象就是个成天关在房间里写作的阿姨,没想到五十年后会接手处理她的遗产。」

平云的父亲、亦即皇冠文化创办人平鑫涛 1965 年走访香港时,与宋淇成为好友,宋淇把张爱玲的作品介绍给平鑫涛,皇冠文化于是在隔年开始出版张爱玲的作品。

「因为《赤地之恋》等几部作品的内容触及中共敏感神经,所以有一段时间,台湾是唯一出版张爱玲作品的地方;」平云说,「我们大多透过宋淇教授与张爱玲联络,一直到宋淇教授晚年身体状况较差,才由我们直接与张爱玲联繫。」

虽然能够直接联繫,但与张爱玲的联络并不算顺畅,因为她在美国时常搬家,不大好找。「除了不好找之外,张爱玲也不怎幺回信,有时她会回信告诉我们:『我看到编辑一年前寄来的信了』,」平云笑道,「后来她连信都不拆,有什幺事要交代我们,就从一堆没拆的信里捡出一封,把要吩咐我们的事写在信封上,把信退回来给我们。」

皇冠文化这几年积极地将张爱玲的作品推广到国外,「早年提过很多次,她总说要自己译;」平云回忆,「后来也就不了了之。」坚持自己翻译的原因,在于张爱玲对作品力求完美的个性,「这回展出的《小团圆》手稿是她重腾过的,所以比较整齐乾净;」平云说,「她有些手稿完全改得满江红啊。」

宋以朗将张爱玲出版品的版税用在研讨会及奖学金上,平云继续以保护版权及推广作品为方向经营张爱玲。 「『爱』是张爱玲一生都在追求、也都在表现的东西;」张曼娟表示,「读者们对张爱玲的阅读仍在继续,张爱玲的爱,也仍在继续。」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